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梦里异常香甜
梦里异常香甜

梦里异常香甜

“饭菜真难吃!”坐到床上后,少妇说。

“是的,特别是带着强迫性质,所以回家还是坐火车好!”

“可坐火车要转好几次,麻烦不说,也不怎么安全,上次我一个老乡在广州时都给人抢了钱。”

“的确也是,我有好几个老乡在路上也出过事!”林夕边回答边把被单抖了抖。

“来,还吃点东西!”少妇边说边递给林夕一包零食。

“不!不吃了!”林夕没动,他嘴里连连推辞。但少妇的手执着地递着,他只好接过来。


“他妈那个麻B,车坏了!”司机骂了一句四川人特有的省骂,边骂即也告诉了乘客和另一个司机。

“问题没多严重吧?!”有心急回家的乘客问。

“问题肯定大,应该是那个零件坏了!”另一个司机从旁说。

“从灵城去时我都叫那***老板换,他妈那个麻B,就是舍不得,现在坏在路上,整死人!他妈那个老麻B!”司机边骂边下了车,没多久,他又骂开了,“个***,真的是那零件坏了,老子只能去找个电话,打电话叫他在灵城买了送来,这深山大岭的,老子哪去买嘛!整死人,老子日死他妈!”司机气鼓鼓的,骂个没完,随后对另一个司机说,“你就在车上吧,我去买,这里离万县最近,我只能去那里买,个***老板,真想去打个电话叫他送来!“

司机交待完后,就站在路边,大约十分钟后,他拦了一辆从宜昌去万县的长途客车,并且了车。

“还要去万县买,我们要等多久啊?”车内有人问留下的司机。

“去万县是最近的地方,一个来回得十个小时以上,今晚上能离开这山梁弄到饭吃就不错了,回灵城最快得要明天上午!”司机不紧不慢地答。

“唉呀!还要等到明天上午!烦死人!”车上好多乘客牢骚起来,有的甚至抱怨不该坐这么个破车,但司机并不理会,他坐在司机座上打起盹来。

和众多人牢骚不一样的只有林夕,或许还有少妇,他俩很有内容地用眼睛交流着,并心有灵犀地用神情一笑。

车停在路边不走,经太阳一照,没多久就热了起来,乘客全都下了车,有的到山梁有树阴的地方歇息,有的去到较远的山沟装水,顺便游玩。林夕只用了眼神示意,少妇便跟在了身边,他俩去了较远的山沟。

山沟的水真清,没一点污染物,而源头是大地的浸水,纯净清凉,林夕用矿泉水瓶装了一瓶,递给少妇。少妇并不怎么渴,她只喝了几口就递回了林夕,林夕接过来,一口气就喝完了剩下的。他洗了洗瓶后,又装了满满一瓶。

“车坏了,你着急吗?”装好水后,林夕问少妇。

“当然急!这高山大岭的,饭都没得吃!”少妇望着林夕。

“饿了吗?”

“并不是很饿!只是车不坏,差不多就到家了!”

“我倒希望这车坏上几天!”

“你心里有歪主意,肯定这样想嘛!”少妇望了望林夕。

“我只希望让别人的记忆更美更深更远,并无别的什么!”林夕说完笑了起来!

“我真想揍你几拳!自己想就想罢,话说得那样虚伪!”

“你揍吧!你那娇滴滴的拳头我愿挨!”

“说你色还不认账!你看你……”

“男人好色无妨!只要色得有趣,色得正当,说真的,好色的男人才懂得怜香惜玉!”

“色得正当!你就会为自己说话,咋会有色得正当这说法嘛!”少妇说完笑了起来。她笑得很舒心,因为这笑是从她内心深处溜出来的,说真的,她心里喜欢上了眼前这个男人,和这样的男人生活在一起才有情趣,只是,这个男人不属于自己,他是别人的。少妇这般想时,抬起头来看了看林夕,越觉得他可爱。

“你情我愿,不用强,这就叫色得正当嘛,用我们家乡话来说是‘说得人笑人活,裤儿要各人(自己)脱。’”林夕说完后,又把瓶盖扭开,喝了大半瓶水。

“把水给我!”少妇没有接林夕的话题,她伸手要了林夕手里的水,喝完了剩下的。

坐了一阵后,来沟里的乘客都6续回去了,见别人都走了,少妇说,“我们也回去吧!”

“走吧!”林夕站了起来。

“我要方便一下再回去!”少妇说,“你得回避一下!”

“回避啥?我都摸过了,还怕啥呢?”林夕笑着说,边说边掏出了自个的家伙,屙起尿来。

“也是!”少妇说完,只看了看四周,见无人,就脱了裤子,“咝咝”声起,性感四溅。
“你尿尿的声音好性感!”林夕听她尿声响起就说。

“屙尿都是这么种屙法,我的咋就性感了呢?就会逗!”少妇说时已经屙完,正用了一片纸巾擦。

“你尿尿就性感嘛!我听得出的!”

“你想就想罢,明说,可惜没条件,不然……”少妇边说边站了起来,她站起来时,才提了裤子起来,那片黑色细腻的毛茸茸立即灿烂在林夕的眼里,具体起来,而且深动。

这就象在向自己招手了!林夕想,他向少妇靠近了些,四下里望一眼后,见无人,他抱住少妇的头,吻了起来。

一阵缠绵之吻后,少妇松开了嘴,她低低地说,“这地方不行!根本做不了爱!”

“能亲一下也不错了!”林夕回答她,边说边帮她扣上裤扣,“真想和你痛快淋漓做一场!”

“那得看环境允不允许!”少妇弯下腰,洗了手,便和林夕一道往车这边走。

回到车旁时,才知道这里多没劲。太阳一个劲地在天空照着,车内热,虽然热,但还是有想睡觉的上了车。林夕在车门口站了站,感到太热就没进去,对身后的少妇说,

“车上太热了,受不了,我们还是另想法子吧!”

“这高山大岭的,哪有法子想?”少妇虽然如此说,但仍照林夕的意思先下了车。

“司机,我们还得等多久?”林夕走到一棵树下,问靠坐在树下打盹的司机。

“还早得很!你们自己想想法子,解决吃饭问题,晚上天黑前赶回来就行了!”司机说完又闭上了眼睛,但过了片刻,他又闭着眼睛说,“离这儿往前大约十多里路,有一个小镇,能坐上车的话可以去那里吃饭。”司机说完就不再出声了。

十多里路能坐车的话当然不远,但在这样的路段要拦车坐车相当困难,这司机的话说了等于没说,林夕看了看起伏的群山,看一会后,他似乎想到了什么,他往前面不远处的山梁口走去。

站在山梁口,山面给看清了大片,在半山腰处有不少人家,他用心看了看山间的小路,走路去也就二十分钟到半个小时,“何不去那些农家买饭吃呢!”林夕心里一动,决定下来,并反身向少妇招了招手。

“饿了没?我们去那些农家买饭吃要不要得?”待少妇走近后,林夕说。

“这么远,难得走!”少妇摇了摇头。

“不远,走路最多半个小时!吃了饭还可在农家休息,比这里强多了!你看这,车上热,树阴下也不凉快,还有这么长时间,怎么熬?”少妇听了林夕的话后,不说去也不说不去,但林夕知道她是作了决定的,就说,“走吧!”他前面抬脚走,少妇果然在后面跟上了。

终于到了半山腰的一户人家,林夕看了看表,只用了二十五分钟。这是一户独户,两层的新砖瓦房,上下各三间。他俩走到时,门口站立着一个老大爷,见来了生人,他正观望着。

“大爷,我们坐的车在上面山梁上坏了,司机去买零件,说要晚上才能修好,那山梁上热不说,也找不到吃的,我们想到您家买餐饭吃,要得不?”林夕走上前去,掏出香烟向老大爷递了一支。

“哦!要得!要得!”老大爷笑着答,答后又说,“先前没看清时,我还以为是我家那小子他们回来了,到屋里坐!到屋里坐!”

“哦,大爷,您的儿子也在外面打工吗?”

“是的,在广东的中山。”

“我们也在中山打工,请问你儿子在什么厂?”

“在中山神湾一家制衣厂,他俩人在一起,工资还不错,一个月能寄回千把块钱,看这房子,就是他们挣的钱建的。”

“很不错!大爷,您好福气!”

老大爷没有回答,只笑着,并给林夕两人倒了茶。

“大爷,您老伴呢?”林夕又给老大爷递了一支香烟。

“我老伴在镇上学校,租了房子在那儿带孙子读书,一个孙子一个孙女,两人读书都很好,儿,说教学质量比村头好,哪怕一年的消耗要高出很多。”

“您儿子是很有远见的!孩子小时候的教育对整个人生的影响很大,只是,辛苦了您,一个人在家,里里外外得一个人操劳!”

“是有些辛苦,但儿子寄的钱不少,庄稼做得少,老伴星期五下午就带了孙子回来,热热闹闹的,也没得么子!”

“大爷,我拿一百块钱给您,中午吃餐饭,顺便还休息一下,行吗?”林夕说完从口袋里拿了张一百的纸钞递给大爷。

“不用!就不用了吧!茶饭待人客的——再说,你这也太多!”老大爷用手推挡着。

“大爷,您就收下吧!打扰了您,很过意不去!”林夕坚持着把钱递给了他,并说,“您中午的饭就随便些,麻烦您真的过意不去!”

“你俩口儿真好!郎才女貌的!钱我就收下了,你俩先到楼上休息吧!我知道坐车辛苦!”老大爷说时,就把林夕两人引上楼去,林夕看了看少妇,两人默默一笑。
老大爷把林夕两人引到楼上最边上的房间,说,“这是我儿子的房间,都空了差不多快一年了,你俩在此休息吧,等下饭熟了我叫你们!”
“大爷,我们还是先帮您一起烧饭吧,您一个人太忙的!”
“不!不!我习惯了,一个人行的,现在山上树多,煮饭就树枝,是硬柴,火好,很方便的,不象以前,人们全在家,就烧禾禾草草的,一烘,火就完了。”老大爷说完回过身去,顺便带上房门下楼去了。
“大爷,您随便点!饭菜简单些!”林夕声音大了些喊道。
“好的!好的!你们休息吧,到时叫你们!”
声音静了下来,林夕和少妇互望了一眼,神情很默契地一笑。林夕反身把门闩好,迫不及待地抱住了少妇,轻声说,“此时此刻,环境许可了吧!”
少妇没有出声,她接住林夕吻来的嘴唇,热烈起来。两人张着嘴,让舌头进进出出,激情触碰。
林夕的手伸进了少妇的后背,他解了她罩儿的扣,随后卷起她的衣衫……
一切已然水到渠成,热浪从屋外挤迫进来,却在窗口遭遇了屋内更切的热浪。当俩人翻天覆地时,少妇哭了,兴奋得哭了,幸福得哭了,快感得哭了,两年,七百多个寂寞孤单的日子,自己的艰难忍耐却换来了老公的出轨!我管他呢!你嫖娼我就偷人!少妇这般想时,就心安下来,一翻身就到了林夕上面……
山野寂静,纵情的少妇真想大叫,但她强忍着,她知道这是在别人家里,楼下还有一个做饭的老头。她说不清自己有了几次*****,只觉得累了,她身子一倒,就又把林夕翻到了上面。
“你舒服吗?”林夕吻着少妇脸颊的泪痕问。
“你真行!”少妇点点头后轻轻说。
“一定要做好!要对得起我们的出轨!”
“要对得起我们的出轨?”少妇重复了一下,带着疑惑,盯着林夕,但她立即明白了林夕的用意,她脸上绽放出忘情的笑容,舒心的快感再次激荡,她闭上了眼睛……
纵情淋漓下来,两人都出了不少汗,林夕拿了纸巾擦少妇身上,少妇也拿了纸巾替林夕擦。
太热,林夕看了看室内,见书台边有风扇,就插了电,风立即把热浪往窗外赶。
热浪减轻,两人躺了下来,对望着,沉默着。
“你是个很会过生活的男人,情趣,哦,说真的,你很性感!”
“我性感?”林夕笑了起来。
“就只准男人说女人性感迈?女人看男人也有性感之分的!一般只是不用性感二字。”
“你懂得可不少!”
“这一路跟你学的!”
“象你这样一教就会的徒弟谁都愿教。”
“可别的男人不识货,就只你收了我做徒弟。”
“这是天意,环境允许的!”
“是啊,环境允许的,可!”少妇又有些暧昧,说后,又碰了碰林夕那儿,逗他。
“我晓得!”林夕有了些反应。
少妇又笑了笑,手再次碰了碰,碰得林夕激情又起……
完事后,两人把衣裤穿好,少妇很快就睡着了,很沉,异常香甜。